《与艺术沾边 》第364篇 ·迷之孔雀蓝

虚极子按:孔雀于飞,吉祥止止。

雨点逃离天堂,风雅溜出诗行,笑容吻别面庞。

轻掩红笺,素面朝天,如瓷这般。

雨釉静承霖,天星点绛唇。

开始欣赏蓝色的中国人,在宋代大胆地让瓷器披上了更加诡异的蓝色外衣。宋蓝比唐蓝更收敛,更克制,不事张扬,如这只钧窑天蓝釉炉,焚香爇兰,毫无燥气。

▲ 北宋-金(12世纪)钧窑天蓝釉三足筒式炉
中国北京 故宫博物院藏

但宋蓝有时也会老夫聊发少年狂一下,就像日本静嘉堂文库珍藏的国宝级曜变天目盏,虽然不如唐蓝那么纯粹而奔放,却多了一层唐蓝无法比拟的玄学意味:或如宇宙浩瀚中斗转星移,又似汪洋大海里泡沫漩涌。

▲ 南宋(1127-1279)曜变天目盏
日本静嘉堂文库藏

星空感极强的蓝色是南宋禅宗美学的最后光芒,而最初用深沉的天蓝色感动中国的却是丝绸之路尽头的中东人。除了纯正的以钴为呈色剂的蓝色,中东地区还向中华文明输入了一种以铜为呈色剂的迷之釉色——孔雀蓝

▲ 伊朗生产的孔雀蓝釉暗刻花鸟纹盘,12-13世纪
伊朗德黑兰私人收藏

▲ 米那依孔雀绿釉碗,12-13世纪,8.3 x 18.7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孔雀蓝(法蓝),也称孔雀绿(法翠)。这种差异就像松石里有蓝松与绿松之分一样。不论是孔雀蓝,还是孔雀绿,在今人眼中都是蓝,在古人眼中皆为绿。为了理解古人的认知,我们可以通过下图这块12世纪中东地区烧造的“斯芬克斯”六角瓷砖,直观地感受一下纯正蓝釉和孔雀蓝的色彩差别。

▲ 中心为斯芬克斯图案的蓝釉兼孔雀绿釉的六角形瓷砖,1160-1180年,23.5 x 21 x 2.9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孔雀于飞,吉祥止止。以孔雀蓝为釉色的中世纪伊斯兰陶瓷中,有些堪称艺术精品。这些被称为“米那依”的釉上彩炻器,极尽彩绘之能事,在孔雀蓝底釉上为今人描绘了一个800年前曾经繁华富庶而欢乐怡人的中东世界。

▲ 米那依孔雀蓝彩绘描金斯芬克斯人物图花口碗,12-13世纪,9.5 x 21.6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孔雀蓝彩绘描金人物花卉纹杯,12-13世纪,10.8 x 11.7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孔雀蓝彩绘描金骑马人物图罐,12-13世纪,11.7 x 13.7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孔雀蓝彩绘描金格里芬人物图碗,12、13世纪之交
美国俄亥俄州 辛辛那提博物馆藏

▲ 米那依孔雀蓝描金圈足碗,12世纪末-13世纪上半叶,11.4 x 20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介于青绿之间的伊斯兰风格的孔雀蓝作品,只缘那份难以言表和捉摸不定,勾引得人不由得驻足多看她几眼。这种釉色或伴着驼铃声声,或随着白帆点点,来到中华,让中国从此多了一种叫“珐华器”的琉璃美物。它滥觞于宋,大盛于元,辉煌于明清。

▲ 明(1368-1644),珐华缠枝牡丹纹梅瓶
观复博物馆藏

▲ 清雍正(1722-1735),孔雀蓝釉双龙洗(阴刻楷书款)
观复博物馆藏

孔雀蓝,孔雀绿,中国人赋予了它最矛盾也是最诗意的名字。蓝孔雀,绿孔雀,飞到了中国,眼里闪动着一江春水,原来“春来江水绿”啊!

下期预告: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64篇 ·迷之孔雀蓝已关闭评论
  • 18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25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