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72篇 ·军持无水注寒碧

虚极子按:同体而异用,道通为一之故也;一物而多名,天地一指之故也;财富而易主,万物一马之故也。

托普卡帕宫中收藏的青瓷多大盘大碗,其他造型的容器并不受重视,即便有,也往往移作他用。例如,中国人盛酒用的执壶被土耳其人用作盛洗手水的军持。在中国,执壶为体,斟酌为用;在托普卡帕宫,执壶权作“军持无水注寒碧”了。同体而异用,道通为一之故也

▲ 龙泉窑青釉执壶,约1400年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藏

长流曲柄的执壶有个青铜器的亲妈,叫作“”(hé)。

▲ 西周初年燕国青铜“克盉”
中国北京 首都博物馆藏

盉盛行于商代后期以及西周早期,主要功能是盛水注水,以便调和酒的浓淡口味。盉者,和也,所以中国人把它叫作“盉”。

▲ 西周虢国蟠龙纹青铜盉
河南博物院藏

盉也可以与“”配合使用,用于盥洗,其功能和西周后期兴起的“”(yí)以及“”(yíng)完全一样。

▲ 春秋时期 昶[chǎng]仲匜、蟠龙纹青铜盘
河南博物院藏

圆明园有一件流失海外的著名文物——西周晚期的“虎鎣”,就属于此类水器。有专家认为,“鎣”是“盉”的别称,或是某种方言称谓。这件虎鎣2018年12月11日荣归故里,正式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

▲ 西周“虎鎣”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盉、匜、鎣的盥洗功能和从印度传来的“军持”异曲同工。军持的异名很多,如军墀、君迟、群持、捃稚迦……实际上,这些都是梵语“kundi”的音译。一物而多名,天地一指之故也。

▲ 清康熙(1621-1722)蓝地金彩镶银军持,高28.3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博物馆藏

如此说来,有柄有流的容器其实最早就是用来盛水的,无所谓“执壶在中国盛酒、在土耳其盛水”之辨。再者说,古人哲学思维还是蛮发达的,把盉里用来调酒的清水称为“玄酒”。《礼记·乡饮酒义》:“尊有玄酒,教民不忘本也。”所以,是酒是水,是饮是濯,全凭使用者的心境了。

▲ 明洪武(1368-1398)釉里红缠枝牡丹纹军持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托普卡帕宫的中国瓷器量大、质优、种类丰富,堪称举世无双。这样的收藏奇迹皆拜“木哈勒法”制度之所赐。木哈勒法规定,奥斯曼帝国的官员去世后其财务必须收归国库。因此,苏丹无须自己掏腰包从中国直接采购瓷器,也无须等待外交馈赠瓷器,按照木哈勒法就可以间接地把官员的私藏据为己有。当然,苏丹须等到官员们死掉,如果实在等不及,就让他们得抑郁症被死掉。这种迫不及待的“让死”然后再侵吞私产的伟大政策,在同一时期的明清中国有个动感极强的名字——“抄家”。最典型案例就是“和珅跌倒,嘉庆吃饱”。

▲ 1720年王子割礼庆典第一天,首相向苏丹呈献多种名贵贺礼,其中有一只镶嵌红宝石的瓷碗
[奥斯曼土耳其]勒夫尼《阿赫麦德三世为四个儿子举行割礼庆典》,1720年,细密画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图书馆藏

大臣的财产变成君主的财产,楚人失之,楚人得之。财富而易主,万物一马之故也。

下期预告:海天盛筵皇家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72篇 ·军持无水注寒碧已关闭评论
  • 15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11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