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地而起,登墙入室——由立屏到挂屏

孔夫子《论语》中有言,“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从此“祸起萧墙”成为内部祸患的隐喻,然而,何为“萧墙”?
其实,萧墙即是原始屏风的一种,有点类似于今天的影壁,起到遮挡庭院的作用。
 
屏风,汉刘熙《释名·释床帐》谓:“屏风,言可以屏障风也。”这是从字面意义上对屏风的解读,屏风古来自有,但源于何时?用于何处?
 
《礼记》中有载:“天子当依而立。”,这个“依”通“扆”,即是屏风之意,说明屏风在高古时代具备很强的礼仪性质。“扆”还有一个同义词“邸”,原意木板,代指屏风,所以有“皇邸”“官邸”之称,品级非常高。
同时透露出一个信息,屏风初现时,主要为上层阶级使用,兼具礼仪性和实用性。
 
由于中国古建筑形制高大,密封性差,于是屏风分隔空间和挡风的作用变得十分重要,请设想一下,高大的殿堂内,如果没有屏风将空间隔开,整个大厅一览无余,那是多么乏味和令人没有安全感,另外穿堂风、小阴风一刮,甭提睡觉时受风,白天待着都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屏风作为权力象征,虽然在某些特定场合依旧存在,但其作为实用家具逐渐成为主流。屏风开始进入“野蛮生长”的阶段,战汉时代以前,屏风大多为漆木质地,并有彩绘或雕刻,对于大家贵族而言,料奢工巧的屏风,成为彰显家族财富的一个着力点。汉代《盐铁论》提到当时富户,“一屏风就万人之功”,虽然有些夸张,但上等屏风的费工费力可见一斑。

北魏 司马金龙墓出土彩绘人物故事漆屏
大同市博物馆藏

这件漆绘屏风﹐是少见的北魏书﹑画和石雕艺术珍品。漆屏风用木板制成,出土时较完整的有五块,遍涂朱漆然后作画,有黄色墨书榜题和题记。屏风两面原皆有画,入葬时朝下的一面腐蚀严重,原貌难以辨别,向上一面保存较完好。

北魏 司马金龙墓出土彩绘人物故事漆屏(局部) 大同市博物馆藏

墓主司马金龙世代为北魏显宦。屏风漆画的题材来自刘向《古列女传》等汉代文献,绘师以红漆为底色,用黄、白、青绿、橙红、灰蓝等覆盖力强的色彩来绘制,富丽精致,美轮美奂。
屏风在发展过程中,规格除有单扇和多扇拼合外,形制也变得多样化,比如睡觉时防止受风的三面屏风,后来干脆屏床一体,摇身一变为“罗汉床”。屏风最终大致发展成几个形制如下:
 
围屏、折屏。宋人吴文英 有词《柳梢青·题钱得间四时图画》:“翠嶂围屏,留连迅景,花外油亭。”《红楼梦》第九二回:“一件是围屏,有二十四扇槅子。” 围屏一般有二、三、四、六、八、十二等多扇组成,可以折叠,后来干脆改称“折屏”,除实用功能外,折屏具有极强的装饰功能。

南宋 刘松年《罗汉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画中罗汉,背三扇围屏而坐。

清康熙 款彩富贵寿考花鸟博古折屏 观复博物馆藏

地屏。顾名思义,直接落地的屏风,但通常只有一片,多具强烈的威仪象征,背依地屏正坐者,位置最为尊崇。

清早期 黄花梨大理石地屏 美国明那波里斯博物馆藏

清代《康熙皇帝便服写字图轴》 故宫博物院藏

画中略显青涩的康熙帝背后即是一件地屏。
 
炕屏。《红楼梦》第六回,贾蓉向王熙凤借屏风,“上回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明儿请一个要紧的客,借了略摆一摆就送来。”
这里传达了两个信息,一是炕屏的客观存在,二是这件玻璃炕屏一定很贵重,不然堂堂宁国府不至于借此“风光”。炕屏跟折屏相比,外形相差不大,尺寸略小,摆放位置在炕或床上,主要起装饰作用。

沈阳故宫博物院 芝兰室

如上图,沈阳故宫芝兰室内陈列,依墙而立者即是一件炕屏。
 
枕屏。白居易有一首《貘屏赞》,诗前备注道:“予旧病头风,每寝息,常以小屏卫其首。适遇画工,偶令写之。”这段话证实了唐代枕屏的存在,主要作用为挡风。
宋苏辙有《画枕屏》诗句传世:
绳床竹簟曲屏风,野水遥山雾雨蒙。
长有滩头钓鱼叟,伴人闲卧寂寥中。
 
作为苏东坡的弟弟,同是一位名士的苏辙,伴着绘有“野水”“遥山”“雾雨蒙”“钓鱼叟”的枕屏入睡,想必会解去部分“寂寥”吧。
但随着中国古典家具的发展,尤其是拔步床、架子床的出现,这些床还可带帷幔,遮蔽功能增强,枕屏开始淡出人们视野。
 
砚屏、桌屏。砚屏,置于书桌,古人惜墨,墨汁经风一吹容易干涸,故砚屏一开始是为了给墨汁挡风用。宋代文人赵希鹄在《洞天清禄集》中写道“古无砚屏……自东坡、山谷始作砚屏”,虽未必砚屏就是苏东坡、黄庭坚“始作”,然而说明砚屏在宋代就已经存在了。
砚屏在桌上待得久了,写字的时候少,观赏的时候多,最后变为了陈设用具——桌屏,陈设的场合也不一定是书房,只要有条案的地方就可以陈列,供人欣赏。

清代 青玉鱼樵图砚屏 故宫博物院藏

插屏。插屏之所以叫插屏,是因为屏芯是独立的,可以取下来,这种可拆卸屏芯的插屏出现年代较晚。

清晚期 广绣花鸟博古插屏 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 兰亭序青玉插屏 故宫博物院藏

挂屏。屏风演化到一定程度,其基本的实用功能彻底消失,直接上墙变成“挂屏”。

清代 百宝嵌松鹤长春图紫檀挂屏 观复博物馆藏

民国 嵌钧瓷挂屏 观复博物馆藏

总之,屏风伴随国人走过了漫长岁月,在居家陈列和户外宴集中扮演着优雅、和谐、宁静的角色,无论是民间的素屏与帝胄之家的华屏,均具一格、韵味悠远。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拔地而起,登墙入室——由立屏到挂屏已关闭评论
  • 137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09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