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73篇 ·海天盛宴皇家瓷

虚极子按:在酒池肉林般的皇家海天盛宴中,帝王们是否始终坚信手中的“金饭碗”永远不会碎呢?

想当初,奥斯曼帝国如日中天,为了彰显帝国的富强,托普卡帕宫中各种庆典此起彼伏。这些盛大的庆典为宫廷画师们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绘画题材,反过来,画师们的作品也让今人得以睹见种种妙趣横生的庆典细节。

▲ 宫廷实录插画“宴飨新军”,16世纪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图书馆藏

有一部庆典实录画册是以1720年阿赫麦德三世四位王子的割礼为主题的。宫廷画师勒夫尼一口气绘制了137幅小插画,为这场持续了十五个昼夜的节日做了最直观的追踪式报道。每幅宴饮图里都有两张巨大的圆形餐桌,桌上的美味珍馐不计其数,其中甜点一千盘、饮料一万壶、鸭子一千只、母鸡八千只、火鸡两千只、公鸡三千只、鸽子两千只……(穿山甲喜滋滋地对果子狸说:“你发现了没有?他们只喜欢吃带翅膀的!”)

▲ 宗教领袖们围坐在圆桌旁,直接用调羹从青花大碗中取食 [奥斯曼土耳其]勒夫尼《阿赫麦德三世为四个儿子举行割礼庆典》,1720年,细密画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图书馆藏

宴会中盛放这些山珍海味的器皿基本上都是来自中国的瓷器。当时正值康雍乾鼎盛时期,清代瓷器的创新工程方兴未艾,所以我们在插画里不仅能看到传统的青瓷青花瓷,还能见到各种彩绘瓷单色釉瓷

▲ 五彩卷草纹大盘,17世纪末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藏

▲ 青花矾红描金麒麟翔凤牡丹纹将军罐,1710-1730年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藏

据档案文件记载,奥斯曼人记述中国瓷器时有一套独特的术语:他们称青瓷为“马塔班尼”,偶尔称“内杜班尼”;称其他瓷器为“法富尔”或“法富利”。“马塔班尼”一词源自缅甸的马塔班港,“法富利”的意思是“中国皇帝”。在托普卡帕宫中,这些中国瓷器除了使用功能外,还具有各种神奇吉祥的“法力”。据史料记载,每逢苏丹登基、寿辰、大婚等重要庆典,中国瓷器是常见的贺礼和皇帝回赐的礼物。甚至当苏丹龙体欠安时,首相和伊斯兰宗教领袖也会献上中国瓷器,以此表达“吾皇早日康复”的祝愿。例如穆罕默德四世(1642-1693)抱恙时,宗教领袖敏卡里扎德曾献上“法富利”黄釉瓷瓶,瓶内盛有加持过的玫瑰水。

▲ 明正德(1506-1521)黄釉碗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藏

虽然托普卡帕宫中备有大量金银器,但出于卫生和验毒的目的,苏丹用膳时依然会首选瓷器。苏莱曼一世(1494-1566)之后,历代苏丹只用瓷器进食,在朝宴等隆重场合则用青瓷盛放食物。我们从十七世纪的文献资料获知,苏丹们会尽量避免用金银器进食,至少斋月里如此。当时受此教规约束的是男子,女子则不受限制。斋月里,取代金器的是一种颜色与之相近且异常珍贵的中国黄釉瓷器

▲ 明弘治(1487-1505)黄釉碗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藏

黄釉瓷器的制作工艺在明代的弘治、正德年间渐臻佳境,其色调均匀,釉面平整,滋腻宛如鸡油,所以又称“鸡油黄”、“娇黄”或“浇黄”。捧着这样的金黄大碗吃饭,成了明清时代的中国皇帝和土耳其苏丹的专利。

在酒池肉林般的皇家海天盛宴中,帝王们是否始终相信手中的“金饭碗”永远不会碎呢?

下期预告:托普卡帕大青花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73篇 ·海天盛宴皇家瓷已关闭评论
  • 8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12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