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中画(四)——此博士非彼博士

贤人君子,明于盛衰之道,通乎成败之数,审乎治乱之势,达乎去就之理。盘心的四位博学之士相聚一堂,仿佛在吟诗作赋,辩论人生哲理,亦或是制定治国安邦之策。

清乾隆 粉彩众博士图盘
观复博物馆藏

盘心除了人物,左侧的栏杆上停了一只孔雀,它正抬头与枝头的五彩鸟儿相呼应。而这只色彩斑斓的类似鹦鹉的鸟儿,停在一棵开满各色花朵的树上。折沿至盘沿处有一组形似仙鹤、鸳鸯、鹭鸶的水禽。六处开光,绘满了身体扁平,色彩独特的热带鱼。
这类跨界组合起来的纹饰貌似是中国风,却又跟中国没有明确的联系。盘心纹饰的设计源自一位优秀且高产的荷兰艺术家——科内利斯·普隆克(Cornelis Pronk 1691~1759)。

约1725~30年 科内利斯·普隆克自画像
阿姆斯特丹城市资料馆(Stadsarchief Amsterdam)

他是常驻阿姆斯特丹的绘画能手,擅长绘制城乡和建筑的风景图。《Het verheerlykt Nederland》(荣耀荷兰)中收录了普隆克绘制的700余幅图,在1745~1774年发行的作品中,他的画作记录了荷兰共和国所有的省份。令普隆克享有盛名的,不仅是他绘制的建筑风景,更有他设计的瓷器图案。

1729年 科内利斯•普隆克 绘 东印度公司建筑(VOC-Kamer Enkhuizen)
北荷兰国家档案馆(Rijksarchief te Noord-Holland)

1734年,国际贸易先驱的东印度公司聘到这位多才的艺术家,让他设计瓷器上的图案。这类高级定制的瓷器在中国烧造,然后运输到欧洲,再以极高的价格出售。比如一套青花瓷盘,能卖到1160荷兰盾(2002年以前荷兰的货币单位)——足够在阿姆斯特丹买下一套房子。普隆克在受聘期间一共设计了四种图案,观复博物馆收藏的“粉彩众博士图盘”就是其中之一。

约1737年 粉彩众博士图盘
美国迪美博物馆藏

含有东方元素的“众博士图”在1735年被设计出来,2年后到达中国。最早的订单,只包含了5套餐具和54组壁炉套装。到了1738年,第二次下订单时,有10套餐具,10套茶具,和20套花瓶和盆。这些都在1739年3月被运往了荷兰。
高端小众的订制瓷器可谓价格不菲,却极受欢迎,后来也有仿烧。西方称这一类纹饰为“四博士”,“博士的拜访”,或“博士拜访皇帝”,有的版本里会省去站立的博士,仅留三人在画内。但这几位博士究竟源自何处,拜访的是哪位皇帝却始终是个谜。

约1738年 粉彩三博士图茶壶
美国迪美博物馆藏

有学者推测“四博士”纹饰可能出自“烂柯人”的场景。南朝·梁任昉《述异记》中记载:晋代有位叫王质的樵夫,一天他到信安郡的石室山砍柴,看到山中有几位童子下棋,唱歌,王质就近前去一探究竟。童子把一个形如枣核的东西递给王质,他含在嘴里,竟感觉不到饥饿了。过了一会儿,童子问:“你为什么还不走呢?”王质这才起身,再看自己的斧子时,木头的斧柄已经完全腐烂了。等他回到人间,与他同时代的人都已不在了。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如今“烂柯人”的典故则多用来形容久离家乡今又返还的人,或是饱经风霜与世事变故的人。

约1736~40年 粉彩四博士茶罐
美国温特图尔博物馆藏

画中不见童子,只见仙风道骨的博士们高谈阔论其间;原有的棋盘被改为了一只大瓷盘。至今虽然无法确认“众博士”纹饰与“烂柯人”故事的联系,但文化的交融和各自的解释是自由的。无论取自哪个典故,宽袍大袖的博士们已经成为了经典的瓷器纹饰之一。这些中西结合的纹饰,正是中国文化曾经风靡西方世界的印证。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瓷中画(四)——此博士非彼博士已关闭评论
  • 131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19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