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83篇 ·食莲嗑药

虚极子按:不论是谁,只要尝一尝莲子,便仿佛深深入睡,却又完全醒觉,自己心音的节律在耳中化作了音乐。

蓝色睡莲之所以被古埃及人频频用于和复活有关的祭祀,源于这种植物迷幻剂般的特殊药性,食用者会短时间丧失对现实的感应,产生出忘忧的满足感。

▲ 埃及蓝睡莲

荷马史诗《奥德赛》中就曾描述了奥德赛的三位水手如何在“食莲人”的故乡探险以及如何被青莲迷惑的故事。

“岛上的食莲人来了,把船围住.这些忧郁的人长着温柔的眼睛,绯红的霞光映衬着他们暗淡的面影。他们带来具有魔力的莲花茎枝,把花和果实向远方来客分送,不论是谁,只要尝一尝莲子,在他耳中这海浪的澎湃汹涌立即远远离去,化为彼岸的嗡嗡;而伙伴的语声也渐去渐弱,变得隐隐约约,有如发自墓中;他仿佛深深入睡却又完全醒觉,自己心音的节律在耳中化作了音乐。岛民请远方来客在黄沙上就坐,坐在海边,太阳与月亮之间;他们沉入了甜蜜的梦,梦见故乡,梦见妻子儿女和奴仆.但是永远不再操桨掌舵.大海已令人厌倦,他们己厌倦了动荡荒凉的海洋。于是有人说道:‘我们不再回家园。’于是大家齐声唱道:‘岛上的家乡在茫茫大海彼方,我们不愿再流浪。’”

▲ 奥德赛将他的三个部下强行带离“食莲人”的小岛 18世纪法国版画

埃及蓝睡莲的这种迷幻功效被北非和西亚的早期巫术利用,在各种祭祀仪式上巫师带领信众一起服食蓝睡莲,以期达到宗教迷狂的效果。后来,这种食莲习惯通过贸易交通从埃及逐渐传播到古代印度。

▲ 妖冶的埃及蓝睡莲就是佛经中常提到的“青莲”

事实上,古埃及的建筑艺术也对“青莲”的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时的古埃及人会有意识地在神庙一侧开挖巨型水池,以供神职人员在祭祀礼拜前沐浴之用,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卡尔纳克神庙的“圣湖”。

▲ 卡尔纳克神庙内的人工池塘被尊为“圣湖”

▲ “圣湖”在卡尔纳克神庙中的醒目位置

这种人工湖里往往生长着与宗教祭仪有关的蓝色水莲,今天的埃及博物馆正门前的池塘里依然按照旧例栽种蓝莲与纸莎草,前者代表上埃及,后者象征下埃及

▲ 开罗埃及博物馆

庙前挖池,蓄水以供沐浴;池内植莲,食莲而得神通。这种建筑格局以及宗教习俗后来都从埃及传到印度。我们从佛经对南亚和中亚地区佛教建筑的描述中便可窥见埃及神庙的影子。例如《妙法莲华经》卷第四偈子言道:“诸佛各各,诣宝树下,如清净池,池中青莲,妙相庄严”。

▲ 明代青花菱口莲纹大碗,14世纪中叶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藏

由是观之,青花瓷上常见的蓝色莲纹断断不是钴蓝青料和某种水生植物的偶然邂逅,而是自有其内在的宗教关联。这种关联从古埃及一路向东传至天竺与中华,又随着青花瓷的外销从中华一路向西回归青莲的故乡。

▲ 明代青花莲池鸳鸯八方梅瓶,14世纪中叶,高40.5 cm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藏

▲ 明代青花束莲纹盘 中国北京 国家博物馆藏

不论东方人,还是西方人,面对着白地净如玉、青莲湛于天的青花瓷,谁还会有烦恼,谁还会有我执呢?

正所谓:法林无漏,烦恼皆解,青花净妙,池水湛然,浴此无垢之人,当结智慧之果。

下期预告:东方欲望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83篇 ·食莲嗑药已关闭评论
  • 230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13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