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84篇 ·东方欲望号

虚极子按:妳明眸善睐,妳顾盼生辉,妳躲在男人的梦里,悄悄点燃火热的征程。

妳明眸善睐,妳顾盼生辉,妳躲在男人的梦里,悄悄点燃火热的征程——向东方,向东方!

妳独居在海的尽头,妳困守在山的背后,妳念着千年的魔咒,将我的巨舰引向太阳的故乡。

欲望指南,信仰护航,终有一日我会依偎在妳织就的锦绣堆旁,品尝瓷杯里暖茶赐予的清凉。

近在咫尺的妳,即便没有巧笑,纵使美目垂垂,但我依然爱妳,如同爱恋我当年不熄的梦想——向东方!

▲ [英]约翰·弗雷德里克·刘易斯《开罗宫廷》,1869年,木板油彩,74.3 x 87.3 cm

五百年前,来自东方的商品令西方人垂涎欲滴,被点燃的欲望怂恿他们扬起命运之帆,从欧洲蜂拥而出,开始疯狂地寻找东方。自明朝中晚期开始,欧洲迅速取代近东成为中国外销瓷的主要市场

▲ 1594年全球地图

五百年前的奥斯曼土耳其地理位置正好卡住瓷器运输的咽喉要道,因此土耳其苏丹可以轻松地获得不少瓷器珍品。这些瓷器不全是为奥斯曼市场生产的,而是为整个中东地区制造的。伊朗、叙利亚和其他阿拉伯国家也发现过类似器物,但数量上远远不能和托普卡帕宫的相比。只有一批古老藏品,在质量上差可比拟,但数量上却不及托普卡帕宫的十分之一。那就是伊朗国王阿巴斯二世与1611年献给阿特别尔寺祖祠的一批瓷器,现藏于德黑兰博物馆。

▲ 庭院壁龛中的大花瓶——昂贵的瓷器作为实用器和装饰品曾畅销中东世界 [英]约翰·弗雷德里克·刘易斯《虔诚的祷告者救助病患》,1872年,木板油彩,90.8 x 70.8 cm 美国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 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

地理位置绝佳的奥斯曼帝国经常雁过拔毛似的截获其他国家的贸易瓷,即便它们已是名花有主的定制瓷。譬如藏在托普卡帕宫里的这件青花碗,便属于最早的一批绘有欧洲徽章的瓷器

▲ 明嘉靖(1522-1566) 青花葡萄牙徽章碗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藏

16世纪的葡萄牙人最先绕过奥斯曼帝国的势力范围达到东方,所以早期的欧洲徽章瓷中多见葡萄牙徽章。这件藏于托普卡帕宫的大明嘉靖青花瓷碗,碗心绘制的正是葡萄牙徽章。

碗口内壁书葡萄牙文“Pe(d)ro de Faria时期1541年制造”,外壁有两个圆形徽饰,上写葡萄牙文“定制”,徽饰之间还有中式的缠枝莲纹样。

Pedro de Faria不是旁人,正是马六甲葡萄牙总督佩德罗·德·法利亚的尊讳。1517年,陪同葡萄牙大使托梅·皮雷斯向大明皇帝递交联盟信的六名随行人员当中就有这位法利亚大人。

▲ 你能辨认出这幅地图里中国的位置吗?

葡萄牙人来了,从地球的另一端。他们凭借欲望指南,依靠信仰护航,绕过雄霸欧亚的伊斯兰世界,与东方的中国发生了第一次亲密接触。不论这次接触是轻柔的抚摸,还是猛烈的碰撞,夹在其间的依然是貌似坚硬、实则脆弱的瓷器。这些坚脆的美物在惊涛骇浪的16世纪里又将何以自处呢?请见下文。

下期预告:穿越大半个地球去睡你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84篇 ·东方欲望号已关闭评论
  • 16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16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