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刀代笔(上)

漆器中有一种以雕刻为主的漆器,算是捉刀代笔。这类漆器的种类有很多,名字也有很多。之前花三篇时间讲过的剔犀,算是其中的一种。今天则主要侧重于释名,我们先来说几个名词——雕漆、剔红(黑,彩)、堆朱(红)。
从字面上看,这几个名词似乎彼此关联,又有所不同。雕漆从字面来讲,包括的范围应该是最为广泛的,只要进行雕刻的应该皆属此类。最早从西汉早中期的锥刻,到后来的戗划,虽然所用工具不同,有锥、有针,但无一不属于此列。由于概念过于宽泛,因此在实际称呼中,很少这样应用。

明晚期 剔黑八仙祝寿菱口盘
观复博物馆藏

剔红、剔黑、剔彩,与剔犀实为同一类,差别只是涂漆时候的颜色或者色层不同而已。在漆器中这类称为“剔”,其主要原因是这类漆器漆膜较厚,雕刻过程是在漆半干时候开始的,因此以金属制成的“硬”刀去雕刻未干状态下的“软”漆,这种“硬”碰“软”的雕刻方式,中国称之为是“剔”。而且这个名称不是今天的人的称呼,早在永乐五年,朱棣给足利义满的敕书上,就已经明确出现了“剔红”,且是作为官方名称。在此之前,成书于洪武二十一年的《格古要论》,不仅有“剔红”这个名称,而且明确指出“日本琉球国极爱此物”,正好与永乐的赏赐,相互印证。

永乐五年敕书

这些赠予品,随着时间的流逝,辗转到了后来的德川幕府手中,还有包括从其他大名家购入藏品或接受赠予的。最终这里相当的一部分被称为“德川御三家”之一的尾张德川继承,并作为德川美术馆的藏品,展现在世人眼中,并集结成册,出版了《唐物漆器》一书,不过其中的剔红漆器却都有了一个新名字——“堆朱”。

《唐物漆器》 德川美术馆 编 1997年

朱,即指红色。在《髹饰录》中,有堆红条“堆红,一名罩红,即假雕红也,灰漆堆起,朱漆罩覆,故有其名。又有木胎雕刻者,工巧愈远矣。”;而在此之前的《格古要论》也有说“假剔红,用灰团起,外用朱漆漆之,故曰堆红。但作剑环及香草者多,不甚值钱。又曰罩红。今云南大理府多有之。”,可见堆朱在国内与剔红是两个完全的概念,且同时存在。但在日本,因剔红极少有人制作,但日本制作较为广泛,根据产地不同,分为村上堆朱和仙台堆朱。即使在最早记录证明镰仓雕的《实隆公记》中,也出现了堆朱(红)的身影:“长享元年(注:1487年)八月小:一 禁里 堆红盆(镰仓物)一枚 笔五对”。可见在那时,镰仓雕这个概念还没完全成型之时,堆朱作为一个整体概念,已经在日本普及。因此日本用堆朱指代剔红,其实是借用自己熟悉的概念来替代陌生的事物。

《雕漆》 德川美术馆 & 根津美术馆 编 1984年

由于剔红(黑、彩),作为雕刻漆器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类,因此由德川美术馆和根津美术馆联合出品,将这类漆器集结成图录,就直接命名为《彫漆》。由此可见,在日本并没有剔红(黑、彩)的概念。
由此可见,虽说中国和日本,两个国家一衣带水,但却是术业有专攻。这种状况,何时出现改变呢,咱们下回再说。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捉刀代笔(上)已关闭评论
  • 205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16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