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94篇 ·宝贝出柜

虚极子按:柜中不知岁月,世上自有神仙。

号称荷兰黄金时代最杰出的建筑画家,范·德·海顿笔下的事物都带有庄重沉稳的建筑感,连家具也概莫能外。

▲ [荷] 扬·范·德·海顿《屋角奇珍》,1712年,布面油彩,75 x 63.5 cm
匈牙利布达佩斯 美术博物馆藏

在这幅设色明快、线条清晰的油画《屋角奇珍》中,我们看到了中国的茜红刺绣土耳其猩红地毯日本有田烧柿右卫门式菊瓣碗日本黑漆嵌螺钿薙(tì)刀等亚洲奢侈品。此外,房间一隅还默默地矗立着一个建筑感极强的黑檀嵌象牙玳瑁多宝柜。画家对这个多屉藏宝柜如此情有独钟,以致于在多幅画作中都描绘过此柜,这到底出于什么缘故呢?

▲ [荷] 扬·范·德·海顿《图书馆内部静物》,约1712年,布面油彩,68.6 x 57.2 cm 美国帕萨迪纳 诺顿·西蒙博物馆藏

▲ 荷兰生产的文艺复兴式橡木贴皮(黑檀)嵌螺钿餐具橱柜,1635-1644年 荷兰阿姆斯特丹 国家博物馆藏

原来画家的姥爷便是制作这种柜子的能手。文艺复兴之后,西方兴起了一股持久的收藏热,用以庋藏奇珍异宝的多屉藏宝柜应运而生。就像同一时期的晚明收藏热催生出万历柜即亮格柜、清代收藏热催生出多宝格一样,文艺复兴式藏宝柜这种兼具收纳和展示功能的专属家具的出现,恰恰是社会富足安康的产物。

▲ 明末清初 彩漆填金山水庭园纹顶箱柜,高299cm 观复博物馆藏

既然金玉其内,自然不可败絮其外,太平盛世里家具自身的美观也不容忽视。所以,17世纪荷兰富庶人家里箱柜之类的庋(guǐ)具,提供的不仅仅是储物功能,更多地满足了主人对房间的装潢需求。荷兰人制作家具时,除了会用到欧洲本土出产的橡木、橄榄木、杉木、枫木和赤桦木,还非常青睐来自热带及亚热带地区的良材美木:乌木、蔷薇木、紫心木、桃花心木、黄杨木……当时VOC进口到荷兰的大宗商品中,产自印度和毛里求斯的黑檀,因其均匀沉稳的玄色和坚实光滑的质感,成为荷兰家具制造商的无上心头好。

▲ 印度科罗曼德尔海岸出产的黑檀雕花高足橱柜,1700年,142 x 88 x 51 cm 荷兰阿姆斯特丹 国家博物馆藏

荷兰家具装饰方面深受东亚传统工艺的影响,髹漆、螺钿、百宝嵌,不一而足。从某种意义来说,荷兰庋具不啻是一门全球性综合艺术。以下图这只高足柜为例,其主体框架用的是橡木,贴皮则是印度的黑檀木,其他部分还用到了橄榄木、蔷薇木、紫心木和香柏木;在髹饰方面,这只柜子仿效了日本莳绘漆艺之一的“梨子地”(nashiji),所以柜子表面上的颗粒状漆饰宛如梨皮,17、18世纪的欧洲人形象地称它为Aventurine——“沙金石”。

▲ 荷兰制造的高足多屉柜橱,1660-1680年,170 x 120 x 43 cm 荷兰鹿特丹 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藏

▲ 日本梨子地莳绘漆艺

荷兰黄金时代的多屉藏宝柜,珍藏着自然界的奇珍,韫匵着人世间的巧物,彰显着自身的奢华,传递着东西方的艺术。柜中不知岁月,世上自有神仙,此之谓也!

下期预告:万里之外的下半身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94篇 ·宝贝出柜已关闭评论
  • 200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10月16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