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420篇 ·威尼斯的咖啡馆

静笃君按:这里不仅是知识分子的俱乐部,更是一座“市民的忘忧宫”。

从十七世纪开始,咖啡馆塑造了欧洲的城市生活:这里不仅有醇香的“魔汤”,更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而咖啡馆也不仅是公共阅览室,这里还会定期举办古董拍卖会;在拍卖开始之前,你还可以在沙发上一摊,边喝咖啡边看戏;假如这些都无法点燃你的兴趣,那么你还可以登上三楼,那里早已支起了台球桌;这里除了没有麻将,无论玩什么你都能棋逢对手……这就是欧洲的咖啡馆——它不仅是知识分子的俱乐部,更是一座“市民的忘忧宫”。

▲ 铜版画《两只木乃伊的发现》(约1674)
彼得·德拉·瓦拉《环游世界游记》插图

咖啡馆文化能来到欧洲,还要感谢意大利探险家彼得·德拉·瓦拉(Pietro della Valle,1586-1652)。1614年,德拉·瓦拉从威尼斯启程,开始了通往东方的朝圣之旅。他的足迹遍布土耳其、埃及和阿拉伯,从那里来到耶路撒冷,继而通过叙利亚和波斯最终抵达印度。1626年,探险家德拉·瓦拉带着咖啡豆返回威尼斯。二十年后,第一家咖啡馆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的新执政官邸拱廊下开业,那是1647年。在这新开张的咖啡馆里,没有一件崭新的家具——满堂古董家具,异域咖啡豆的醇香赋予它们活力。

▲ 油画《威尼斯圣马可广场》(约1742-1746) 意大利风景画家卡纳尔 作 现藏于新南威尔士美术馆

威尼斯的咖啡馆,从此闻名世界,无数文人墨客都曾为威尼斯的咖啡馆点赞。从现代喜剧创始人、意大利剧作家葛多尼(C. Goldoni,1707—1793)到极富传奇色彩的十八世纪欧洲大情圣卡萨诺瓦(Casanova)都曾在自己的作品中不遗余力地用笔墨回味过威尼斯咖啡馆里的活色生香;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和卢梭更是对威尼斯咖啡馆里弥漫着的“世界主义氛围”赞不绝口。

▲ 新执政官邸拱廊下的福禄安咖啡馆

今天,威尼斯新执政官邸拱廊下还有一家世界之最——最著名的咖啡馆——福禄安咖啡馆(Caffè Florian)。威尼斯福禄安咖啡馆是意大利最古老的艺术咖啡馆,自1720年以来,无数世界知名作家和艺术家都曾慕名而来,卢梭、拜伦、歌德、缪塞、狄更斯、瓦格纳、乔治·桑、托马斯·曼、普鲁斯特等文人墨客都曾坐在福禄安咖啡桌旁,感受过威尼斯那“最尊贵共和国” (Serenissima Repubblica)的辉煌。

历史上,福禄安咖啡馆还集证券交易所、小剧院和阅览室等多种俱乐部功能于一身,难怪巴尔扎克曾将其定义为“无法界说之处”。从十八世纪中叶开始,福禄安咖啡馆还是不多几处可以买到《威尼斯小报》的地方。据传1848年福禄安咖啡馆也曾是“上演”革命历史剧的“舞台”:在十九世纪意大利统一运动中,福禄安咖啡馆曾是威尼斯爱国者联络处,在革命中,咖啡馆变身战地医院,为爱国者疗伤,见证了1848年威尼斯的短暂独立。

▲ 油画《福禄安咖啡馆》(约1910) 英国印象派画家卡德尔(F. C. B. Cadell,1883-1937)作

福禄安咖啡馆还是威尼斯双年展的发源地。早在十八世纪晚期,威尼斯市长塞瓦提可(R. Selvatico,1849-1901)就力图把福禄安咖啡馆打造成为世界艺术中心,他在这里多次举办国际艺术展,为今日的威尼斯双年展奠定了基石。

假如有一天,你来到威尼斯,步出贡多拉尖儿船,踏上圣马可广场,还请在新执政官邸的拱廊下驻足,小憩,哪怕水城留给你的,只有一夜。

下期预告:古希腊咖啡馆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420篇 ·威尼斯的咖啡馆已关闭评论
  • 116 views
    A+
发布日期:2020年01月22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