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421篇 ·古希腊咖啡馆

静笃君按:这里不仅是知识分子的俱乐部,更是一座“市民的忘忧宫”。

从十七世纪开始,咖啡馆塑造了欧洲的城市生活:这里不仅有醇香的“魔汤”,更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而咖啡馆也不仅是公共阅览室,这里还会定期举办古董拍卖会;在拍卖开始之前,你还可以摊在沙发上,边喝咖啡边看戏;假如这些都无法点燃你的兴趣,那么你还可以登上三楼,那里早已支起了台球桌;这里除了麻将没有,无论玩什么你都能棋逢对手……这就是欧洲的咖啡馆——它不仅是知识分子的俱乐部,更是一座“市民的忘忧宫”。

▲ 油画《咖啡馆里的两位女士》(1856)
德国表现主义画家基尔希纳(E. L. Kirchner,1880-1938) 作
现藏于达沃斯基尔希纳博物馆

在今日的意大利咖啡馆中,知名度堪比威尼斯福禄安咖啡馆(Caffè Florian)的,恐怕只有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Antico Caffè Greco)了,打算去罗马西班牙广场的“山上圣三大阶梯”一坐的游客,恐怕都不会将阶梯下面的古希腊咖啡馆从旅行计划上抹去。

▲ 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

和威尼斯福禄安咖啡馆一样,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也是一家知名的艺术咖啡馆,自1760年建店以来,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学家和艺术家们都曾在这里欢饮。翻开咖啡馆的留言簿,签名精芒炫目,欧美文学艺术史上的风流名士几乎都来过这里:歌德、果戈里、罗西尼、瓦格纳、叔本华、霍桑、司汤达、亨利·詹姆斯、波德莱尔、华盛顿·欧文、富兰克林等等。据传,就连设计建造了绝美新天鹅堡的巴伐利亚“童话国王”路德维希二世,也曾慕名造访过古希腊咖啡馆。

▲ 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内部

难怪德国浪漫派最具代表性的作曲家门德尔松曾在1850年这样形容古希腊咖啡馆:“在这儿,你会遇到一些十分可怕的人,他们坐在他们的古希腊咖啡馆里,在那狭小阴暗的房间里,他们就坐在那儿,喝着咖啡,谈起提香……

▲ 水彩画《古希腊咖啡馆里的艺术家》(1856) 奥地利画家帕西尼(L. G. Passini,1832–1903) 作 现藏于汉堡美术馆

其实,作曲家门德尔松自己也是这些“十分可怕的人”之一,他与许多其他德意志艺术家一样,为罗马古希腊咖啡馆的“世界主义氛围”所吸引,慕名而来。咖啡馆所特有的兼容并包的气氛令德国艺术家痴迷,他们情愿在这里,在异乡,收到来自家乡的消息。由于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总是满座德国文人,所以这里也曾被谑称为“德意志咖啡馆”(Café Tedesco)。

那么,真正的德意志咖啡馆里又会有着什么样的氛围呢?请见下文。

下期预告:慰桥的咖啡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421篇 ·古希腊咖啡馆已关闭评论
  • 136 views
    A+
发布日期:2020年01月24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