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书茶酒待君来

最近被“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刷了屏,既如此,则当“报之以琼瑶”,以何报之?中国之所以为四大文明古国,文字之记录历史的重要性,想必不需要再在这里缀述了。古人以诗寄情,诗词早已成为文物装饰里重要的组成部分,有了文字的加持,物件便多了一份“烟火气”,多了些许供我们后人“发挥”的故事。
 
现以馆藏器物为例,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份“烟火气”。

明末清初 紫檀诗文四足椭圆承盘(吴伟业款)
观复博物馆藏

这件承盘曾在上海馆的特展上展出过,若您细心留意,会发现它的背后刻着一首诗:
高柳长风六月天
青鞋白袜尚湖边
轻舟掠过破山寺
横笛邀来大石仙
王俭拜公犹昨岁
张充学易在今年
种松记取合围后
树下著书堪醉眠 
孝翁老父台正
治弟吴伟业
  
如果对诗不熟的话,没关系,看到吴伟业三个字,就应该知道,故事来了。
 
吴伟业,字骏公,号梅村,江苏太仓人,  明末清初著名诗人,与钱谦益、龚鼎孳并称“江左三大家”,自成新吟,后人称之为“梅村体”。
 
这首诗出自《海虞孙孝维三十赠言》,孙孝维是梅村的门人,孙年三十而立时,梅村作诗四首以祝,这是其中一首。其中引用的王俭和张充的典故都是寄少年得志之意。
 
话说吴伟业的人生正好跨了明末清初这个特殊的时期,崇祯十四年(1641年),三十三岁的吴从南京国子监任上回到家乡太仓,并隐居下来。两年后,他遇到了卞玉京,吴有才,卞也是才貌双全,恋爱中的吴,流连山水,美人相伴,写的诗句也是无比的香艳,录于下,大家自己品。
 
”娇眼斜回帐底,酥胸紧贴灯前,匆匆归去五更天,小胆怯怯瞧见。臂枕余香犹腻,口脂微印方鲜,云踪雨迹故依然,掉下一床花片。“
 
却不知为何,吴回避了卞“亦有意乎“的托付终身之举,良缘未成。两人分别后的不久,崇祯煤山自缢,兵慌马乱中,两人失去了联系,多年后再相见,卞已然着道袍,此生不复相伴。
 
题外话,晚明时,文人很喜欢造园,吴在隐居时除了恋爱,还有营建”梅村别墅“,前后共费时十八年,至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才大功告成。负责造园的正是张南垣,当时大名鼎鼎的造园名家,《清史稿》”大家名园,多出其手,东至越,北至燕,多慕其名来请者“,作品除了梅村别墅,还有钱谦益的拂水山庄,王时敏的乐郊园等等。
 
在吴和卞谈恋爱的同时,很多才子们也在温柔乡中,比如吴著名的《园园曲》里的陈园园,冒襄和陈园园和董小宛,柳如是和陈子龙和钱谦益等等等等,此处不谈。
  
承盘后刻此诗,应该也是借诗中意祝贺年少有成吧。

北宋 磁州窑白釉诗文腰圆形枕
观复博物馆藏

再来看这件瓷枕。
磁州窑系是北方最大的一个民窑体系,其窑址广泛分布于河南、河南、山东、山西。其中釉下黑、褐彩器,明显受到唐代长沙窑的影响。所刻诗句都非常接地气,比如我们熟悉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而这个枕头上面的诗句是:去愁除事酒,破梦直须茶。这句话除了把茶酒放在一起对比外,还微微地带着点禅意。让我想起一篇小文,名为《茶酒论》,敦煌遗书,作者是唐代王敷。内容大概是茶酒争功,不相上下,最后由水出来调停方才作罢。这篇小文很短,生动幽默,喜欢的朋友可以搜来一看。
 
酒和茶,一去愁一破梦,然各有其用。
盘和枕,一祝福一劝戒,然各归其踪。
人物不论大小,富贵难测其踪,短暂逃避后的直面现实,才是平心静气面对生活的最佳方式。
我们一起,坚持下来,共渡难关,没有过不去的坎儿,苦乐相依,否极总会泰来。
 
PS:魔宝的琼瑶
二月杏花开烂漫,
花神折得殷勤看,
春色满园关不住,
诗书茶酒待君来。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诗书茶酒待君来已关闭评论
  • 249 views
    A+
发布日期:2020年02月19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