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炸油条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炸油条

油饼油条可能是中国人最广泛的早餐了,尤其在过去艰苦的日子,吃一次油饼或油条一天都感觉很美。不知为什么,油饼就是油饼,油条却有另一番社会含义,特别是加上一个“老”字―...
NEW
阅读全文
马未都|买切面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买切面

切面在老概念中是机器轧出来的面条,手工切面叫手擀面。我最初对切面有印象是粮店中的手摇切面机,壮汉师傅们将反复揉好的面团先轧成宽厚的面片,最后放入一个有着粗螺丝纹状的...
NEW
阅读全文
马未都|捉蚂蚱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捉蚂蚱

记忆里好久没遇见蚂蚱了。过去住在城里,每年夏天也都能捉到蚂蚱,尤其去郊区游玩,捉蚂蚱是最大乐趣。蚂蚱有好多种,后来查阅资料才知道蚂蚱全世界有超过一万种,中国有一千多...
阅读全文
马未都|作文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作文

作文与语言虽同源,但是两套表达系统。从难易程度上讲,学语言易,写作文难。这两年我就见过中国话说得极溜的外国文盲,中国话能说不能写也不能认;在家里还好,不影响与中国人...
阅读全文
马未都|淘米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淘米

今天焖米饭简单,把米倒入电饭煲,按标准注入水,盖上盖一摁开关,过不多一会儿,满屋飘着米香,随便说个知识,香字本义即为黍香,禾字部首,下面的日字本为甘,意为五谷之香。...
阅读全文
马未都|我的六一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我的六一

六一儿童节在我的童年记忆中最清晰的是煮鸡蛋和果仁面包。这一天,学校往往组织出游,家庭条件好的家长就去买果仁面包。这种面包与常见的圆面包不同,里面不规则地隐藏着各类果...
阅读全文
马未都|灯罩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灯罩

今天的电越来越便宜了,便宜得没人在意照明使用多少电费。过去可不行,电费多多少少地算家庭一项开支,所以省电是家庭甚至机关单位的职责。我们这一代人都有一个不可改变的毛病...
阅读全文
马未都|饼干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饼干

饼干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只有三种,一种是长方形的,上面沾有星星点点的砂糖,好吃的不行;一种是正方形的梳打饼干,梳打饼干有时也写成苏打饼干,咸味,大人比较喜欢;再有就是动...
阅读全文
乡亲徐小光(1956-2018) 马未都的博客

乡亲徐小光(1956-2018)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得知小光罹患癌症的消息时,已是他生命的最后时光。我马上安排时间去看望他,尽管有了充分的精神准备,但还是被他瘦骨嶙峋的模样吓了一跳。我上前去拉他的...
阅读全文
马未都|柳哨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柳哨

过去每年春天来到的时候,大街小巷会忽然听见一声声清脆哨声。这哨声不是发自于金属的声音,而是发自一种植物的皮——这就是柳哨,过去小说散文诗歌中常有描述。 柳哨的声音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