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澡堂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澡堂

现在大部分人在家洗澡了。如果从小在家洗澡,就不习惯在公共澡堂裸露身体,偶尔去公共澡堂会浑身不自在,左遮右挡的;而过去的人大部分在公共澡堂洗澡,家中不具洗澡条件,也就...
阅读全文
马未都|供销社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供销社

供销社曾是中国最庞大销售系统,无处不在,对百姓就是家杂货店。部队大院里都有军人服务社,性质与供销社基本相同,加之早期军人几乎都是从农村跑出来干革命的,回老家看见供销...
阅读全文
马未都|火镰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火镰

火镰取火让今天的年轻人看就是一个笑话。从中掏出火石,捏上点儿火绒,再反复快速击打火镰刃口,待火绒冒烟出火星时,双手捧着鼓腮紧吹,最终燃起火苗,点燃一袋烟。这事过去还...
阅读全文
马未都|朋友臧天朔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朋友臧天朔

写这篇悼文时,手机里还在播放臧天朔的《朋友》。今天从早到晚一有空闲就播放这支歌,反复听反复有感觉。这些年随着年龄增长,感觉增厚,多了一层忧伤。早晨接到天朔去世的噩耗...
阅读全文
马未都|种萝卜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种萝卜

萝卜在艰苦日子里是看家菜。首先萝卜耐储,搁上一冬天,储存得当,水分不失,一刀切下去还是嘎嘣脆。过去北京地区最常见的萝卜有三种,首推心里美,绿皮玫瑰红瓤,生吃凉拌最佳...
阅读全文
马未都|收音机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收音机

今天纯粹的收音机不多见了,手机似乎有替代一切的可能。可我年轻的岁月中,收音机几乎是一切消息的来源。我们在收音机中经常听到振奋人心的各类消息。别说一家人,就是一院子人...
阅读全文
马未都|补锅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补锅

“焊洋——铁壶!”这句吆喝声没听过的想像不出有多么好听。虽然只有一句,但神完气足,前两字洪亮铿锵,后两字断崖似收住,迫使人不得不探头下看,如临深谷,倾听空谷回声。 ...
阅读全文
马未都|粮票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粮票

今天买东西只需要带钱,严格说只需要有钱,带不带在身上两可。过去可不是这样,出门买东西钱只是基本条件,看你买什么还需要其它票证。想想也真可乐,那年月怎么这么缺东西不缺...
阅读全文
马未都|评书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评书

单田芳先生驾鹤西归,我写了小文悼念,没曾想一昼夜之间,点击量逾两千万,可见先生的艺术与人格魅力。许多人追忆先生的音容笑貌,和他那独特的嗓音:要知详情如何,且听下回分...
阅读全文
马未都|洋蝲子 马未都的博客

马未都|洋蝲子

洋蝲子在我童年时候一到夏天随处可见。它和毛毛虫有很大区别:毛毛虫一般都细身长毛,爬起来“顾蛹”。“顾蛹”是北京土话,大致意思是描述柔软长形虫的爬行状态,有时候也用来...
阅读全文